《自然》聚焦英意等国大学研究评价体系利与弊

来源:作者: 发布时间:2013-10-09 浏览次数:531

 

——转自《中国科学报》 (2013-10-21 第3版 国际)

 

两年前,英国兰卡斯特大学的学者遭遇了一件令人不安的事情——他们每人必须提交四份在过去几年中发表的最好的研究作品,之后等待数月。在这期间,由其同行组成的小组(至少包含一名来自外校的学者)将评判他们的研究质量。研究未能通过评估的学者将被提供各种形式的帮助,包括来自一个更有经验的同事的指导,提前开始一个即将来临的休假,或暂时离开教学岗位等。
 
兰卡斯特大学开展这样的活动,并不只是为了确保研究人员尽职尽责地完成工作。这类评估是为卓越研究框架(REF)作准备。REF将于2014年启动,它将取代现行的大学科研评估(RAE)模式,成为英国用于评价大学学科科研质量及选择性地分配高等教育科研机构研究经费的主要办法。
 
在大学内实行评估是为了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开展科研活动,兰卡斯特大学副校长(主管科研)Trevor McMillan说道。
 
面临压力
 
《自然》杂志撰文指出,许多兰卡斯特大学的学者认为,模拟REF的评估活动仅仅是一种令人感到“稍许烦恼”的官僚主义作法,但实际情况却比想象的更加糟糕。数学与统计学系的一位学者说:“我们学院顶尖的专家不得不应对REF的准备工作,这占用了他近1/3的时间,这是对天赋的一种巨大浪费。”
 
英国牛津大学实验心理学家Dorothy Bishop认为,许多研究者开始专注于如何顺利地赢得资金,并竭力地猜测哪一类科研项目可以在下一期的评估中获得资金,而不再把心思放在如何作好自己的研究上。Bishop说:“我认为许多科学家在REF的准备阶段很难做好自己的研究工作,因为有太多的事情让他们分心了。”
 
但是,大学的管理者以及政府越来越依靠这一类评估系统来帮助他们合理地分配资源。而且其他国家的教育领袖对该系统也青睐有加,例如澳大利亚、意大利、德国以及其他国家都设计了相似的评估系统。
 
在20世纪80年代晚期,英国成为第一个对大学的科研进行系统化评估的国家,而REF则是这一类评估政策的最终形态。REF原先被称为RAE,该项评估旨在改善英国的科研系统。在2006年至2010年之间,英国论文被引证次数增长了7.2%,较世界的平均增长率6.3%更快。另外,一份2011年出版、由爱思唯尔公司为英国政府所作的分析显示:英国论文被引用的次数每年增加0.9%。
 
英国政府依据REF的结果来分配每年对大学16亿英镑(26亿美元)的整体补助款。去年,排名最靠前的二十几所大学获得了超过70%的政府拨款,牛津大学一家就分得了1.3亿英镑,而那些规模最小、科研实力最差的学院仅仅获得了几万英镑而已。评估结果与大学排名息息相关,它展示了大学的强项学科。
 
McMillan说:“排名带来的名望是与资金本身一样宝贵的财富。”一些学院的规模虽然不大,但某一门学科却很突出,比如莱斯特大学的物理系。根据这些学院的反馈,评估结果出台后,更多的学生希望到它们的强项学院里就读。而且,不仅是学生,McMillan表示:“评估结果带来的一大突出影响是,人们会向往在排名靠前的部门学习与工作,我们现在比以前更容易招募到高素质的科研人才。”
 
为了参加REF,大学需要精心选出该校研究员的一些作品,然后将这些作品按照类别提交给多个专属领域的学科评估单位,这些评估单位大致与大学里面的各类院系相同。专家组将通过同行评审的手段以及一些指标(比如引用次数)为依据,对研究的质量进行评估。另外,REF还会着眼于该研究的经济意义和社会意义,这是别的评审所没有的。
 
即使是评估的批评者也承认,REF确实对英国的科研发展产生积极的影响。因为评估的标准是研究的质量,因此许多部门会尽力削减其他方面的负担,比如教学任务。另外,评估的结果还清晰地表明了哪些学院和科研人员不称职,大学可以据此对资源进行合理的优化配置。
 
认知心理学家兼伦敦大学皇家霍洛威学院心理系的研究主管Kathy Rastle说,伦敦大学皇家霍洛威学院的经历就是最好的例子。在1986年的第一次评估中,该学院的心理学系排名全英国倒数第一。自知无法依靠引进人才来提升排名,心理学院把目光投向了开发潜在人才上。Rastle说:“我们把心血倾注于那些我们认为有天赋的年轻人身上。”
 
在职业生涯的早期,皇家霍洛威学院的心理学家享受“实质且个性化”的福利政策。他们没有任何硬性的教学指标,还可以从经验更加丰富的同事那里了解如何准备资金提案。
 
历经20年坚持不懈的努力,该学院心理学系在2008年的RAE排名中位列全英第10位,但他们还想继续努力,更进一步。Rastle说:“我希望通过排名的提升来证明我们的努力成果。”
 
理念扩散
 
随着其他国家开始实行国家研究评估,它们也希望获得相同的效果。今年,意大利发布了自2011年起的评估结果;其目标是加强意大利大学的英才教育(目前,意大利大学中相同级别和资历的研究人员的薪水相同,工资和研究成果不挂钩)。
 
“没有鼓励措施来激发你提高科研业绩。”供职于意大利罗马市国家研究委员会、研究文献计量学的Giovanni Abramo说,“现在,评估结果成为政府给大学拨款的衡量标准之一。”
 
意大利只评估每位研究人员的三篇期刊论文,而澳大利亚杰出研究计划(ERA)则评估研究人员的所有研究成果。只有相对一小部分资金取决于这个结果:今年,排名决定了6800万澳元(约合6400万美元)的流向。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首席执行官Aidan Byrne说,评估结果旨在让研究机构有一个大概的认知——和本国以及世界水平相比,其研究质量处于什么样的位置。
 
发展中的困难
 
现在就预言意大利、澳大利亚或其他国家的评估活动会对其国内研究环境产生何种影响还为时尚早。但是研究人员表示,通过英国的评估项目,他们已经看到了其中的一些弊端。
 
英国大学与学院联盟(UCU)负责劳资关系的官员Stefano Fella说,UCU的调查显示,一个主要的担心是,67%的受访学者表示,在不加班的情况下,他们无法完成要求的研究成果量(因为许多大学规定,研究人员必须在2008年至2013年间产出四篇高质量的作品)。34%的受访者表示,巨大的压力对他们的健康造成了负面影响。
 
Fella补充,很多人希望改进目前的工作方式——例如,一些人为了在评估期间发表论文,匆忙完成工作,虽然他们深知如果花费更多的时间,作品质量会更高。“他们不会考虑用最佳的方式去呈现作品,但是会考虑用怎样的方式更能获得REF的青睐。”Fella说。
 
美国密苏里大学堪萨斯城分校的经济学家Frederic Lee一直在思考,英国的研究评估系统对其研究领域产生了怎样的影响。20世纪90年代,Lee在英国德蒙福特大学工作期间,曾亲身经历过两轮评估。他说,在评估中,研究替代理论(诸如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家往往不被看好,因为这些评估一贯向精英机构的主流研究倾斜。“评估所造成的旅鼠效应,会使得研究主题愈发地同质化。” Lee说。(段歆涔)
 
 
 

Impact: The search for the science that matters

 

Every government and organization that funds research wants to support science that makes a difference — by opening up new academic vistas, stimulating innovation, influencing public policies or directly improving people's lives. But separating the best from the rest has never been harder. This Nature special issue examines, through journalism and comment, how the impact of research is traced and measured — and asks whether today's evaluation systems elevate the most influential sc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