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成思危先生与复杂性科学——深切悼念成思危先生

来源:作者:狄增如 发布时间:2015-07-15 浏览次数:554

 

 

 成思危先生毫无疑问是一位高瞻远瞩的学者和领导者,他心胸博大、智慧卓绝、平易近人,在经济、管理等多个学术领域都做出了巨大贡献,为众多晚生后学建立了学术发展的平台。成先生自上个世纪90年代致力推动的复杂性科学研究,就是先生众多学术贡献中的一个案例。

复杂性科学是研究复杂性和复杂系统的科学,自上个世纪80年代起逐步受到国际、国内学者的关注。成思危先生以他广博的学术视野和敏锐的学术眼光,认为复杂性科学的兴起将是一场跨学科、交叉学科融合的科学革命,采取各种措施,积极推动复杂性科学研究在我国的发展。199931820日,成思危先生作为执行主席,倡议并主持了主题为“复杂性科学”的第112次香山科学会议。这次香山科学会议旨在交流国内外已有的与复杂性研究相关的研究基础与成果,沟通各领域科学家对复杂性科学的认识,剖析重要的科学前沿问题和关键技术及方法,探讨在我国开展复杂性科学研究的方向、重点及途径,成为我国复杂性研究拓展与深化的标志性事件。

在第112次香山科学会议上,成思危先生以“复杂性科学与管理”为题详细评述了复杂性科学产生的背景、现状,以及复杂科学在管理中的应用前景。他认为人类文明从工业一机械文明向信息一生态文明的大转变必须伴随着科学的大转折。而以还原论、经验论及纯科学为基础的经典科学正在吸收系统论、理性论和人文精神而发展成为新的科学——复杂科学。他强调,目前科学正处于一个新的转折点,那就是复杂科学的兴起。

成先生在报告中详细阐述了系统复杂性的主要表现,包括网络联系、多层次、学习与适应、开放性和动态性等,指出复杂性科学有以下三个主要特点:研究对象是各个领域的复杂系统,研究方法是还原论与整体论相结合、微观分析与宏观综合相结合、定性判断与定量计算相结合,研究目标不限于对客观事物的描述,而是更着重于揭示客观事物构成的原因及其演化的历程,并力图尽可能准确地预测其未来的发展。成先生还展望了复杂科学在管理中的应用前景,论述了我国发展复杂性科学的途径和应该注意的问题。在十几年后的今天再次学习和体会成先生关于复杂性研究的观点和思考,大家会发现它十分符合复杂性发展的实际,成先生的远见卓识对于我们继续做好系统科学的学科建设仍然具有指导意义。

第112次香山会议结束后,成先生作为主编,以专家学者们在香山会议的报告为主要内容,由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出版了《复杂性科学探索》一书,成为我国推动和开展复杂性科学研究的一个重要标志。成思危先生在该书的编后记中指出:复杂性科学的兴起,标志着人类对客观世界认识的深化:从感性到理性、从个别到一般、从特殊到普遍、从局部到整体、从简单到复杂,人类的认识在螺旋式推进中不断发展,越来越接近世界的本原:越来越细的学科划分,使我们从不同的领域认识了客观世界的一个个组分、一个个局部、一个个事物,它们的奥秘被一个个揭示。然而,“科学是内在的整体,它被分解为单独的整体不是取决于事物的本身,而是取决于人类认识能力的局限性”。客观世界的系统性决定了“实际上存在着从物理到化学、通过生物学和人类学到社会学的连续链条,这是任何一处都不能被打断的链条。”对客观世界全面系统的认识,需要通过科学的融合。成先生的论述,进一步强调了复杂性科学的重要意义和价值,明确了发展复杂性科学的方向和途径。

在成思危先生的积极推动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决定自1999年设立复杂性科学研究专款项目,鼓励不同学科背景的科学家在这个领域进行积极的探索。项目申请指南再一次体现了成先生关于复杂性科学研究的认识和思考,进一步明确了复杂性科学研究资助的主要领域:复杂性科学的理论与方法、物理层次复杂系统、生物层次复杂系统、社会层次复杂系统的研究等。具体研究内容包括:复杂系统的演化、涌现、自组织、自适应、自相似的机理研究,金融避险与经济动力学,脑高级功能的复杂性,灾害系统,复杂系统与复杂性研究的典型方法,如演化计算、元胞自动机、多智能体( Multi- Agents)等。复杂性科学研究专项的设立,为全国有志于复杂性研究的专家学者提供了平台和强有力的支持,扩大了复杂性研究的影响,极大地推动了复杂性研究在全国范围内的深入发展。至2006年,在复杂性研究专款项目的带动下,各个学部都针对本领域的复杂性研究给予了有力的支持,专款项目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而在管理学部则专门设立了G0116——管理复杂性研究的学科代码,继续支持复杂性研究一般理论与方法、管理领域的复杂性研究。我相信,G0116代码的设立,是对成思危先生的最好的纪念。

在前期的系统科学学科建设基础上,2013年北京师范大学批准建立了系统科学学院。在考虑见证学院成立的特邀嘉宾的时候,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直推动和支持复杂性科学的成思危先生。当我们通过郭琨博士向先生表达了这一愿望之后,成先生在百忙之中慨然应允,让我们备受感动和鼓舞。在2013年9月17日学院成立大会期间,我向成先生汇报了我们在学术发展上的一个工作细节:2002年,我和李红刚教授获得了我们两人学术生涯中的第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它们都来自复杂性科学研究专项,研究内容分别是企业的生产规模分布和金融市场的波动性,这两个基金项目对于我们两人乃至整个科研团队的学术研究起到了极大的支持和推动作用。而在学院成立的今天,我们两人分别是北京师范大学系统科学学院的院长和书记。成先生听到这个故事后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成思危先生在北京师范大学系统科学学院建院大会上,与刘川生书记、魏礼群院长、方福康教授一起共同为学院揭牌,并致辞祝贺系统科学学院的成立。成思危先生在致辞中回顾了他推动复杂性科学研究的历程,再一次强调了复杂性科学在未来科技发展中的重要性,表示支持北京师范大学建设系统科学学院,并希望学院成为国际国内开展复杂性研究的重要基地。先生的支持和鼓励一直是我们努力工作、奋力前行的强大动力。

2014年年底,我们再一次到中国科学院大学管理学院,向成思危先生汇报北师大系统科学学院各项工作的进展并听取先生对于学院建设和复杂性科学学术发展的意见和建议。那次造访我们刚好赶上成思危先生为管理学院的研究生主讲宏观经济管理方面的学位课程,我们有幸聆听了成先生的授课。先生思路清晰、逻辑严谨、精神矍铄的讲授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先生在身居高位、八十高龄的情况下仍然亲自为研究生授课,也让我们对“学为人师,行为世范”有了更深的体会和感悟。

成思危先生的去世,让我们失去了一位关注和支持复杂性科学研究的学者和导师。我相信对先生最好的纪念,就是牢记先生的嘱托,学习先生开放、求实的精神,努力完成先生未竟的事业,继续推动复杂性科学的繁荣和发展。

先生虽去,风范永存!

 

                             北京师范大学系统科学学院 狄增如

 

                                                     2015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