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 一个更加智能的经济学模型将会预测到下一次金融危机

来源:作者:幸小云 发布时间:2016-04-06 浏览次数:558

The Next Financial Crisis Could Be Predicted By A Smarter Economic Model, Experts Say

Amy Nordrum

 

一个更加智能的经济学模型将会预测到下一次金融危机:专家如是说

 

译者:幸小云

北京师范大学系统科学学院

 

Trader

一些经济学家正在呼吁一个全新的经济学模型的出现,它能够将金融系统中存在的众多观点和关系整合在一起。现有的模型以单个理性个体的假设为基础,它认为,不论是一个经济个体还是一个经济机构,它们都足以代表群体和整个部门。

 

你是否想象过这样一种可能,假如研究食物网络的生态学家和研究疾病突发的流行病学家能够帮助中央银行预测下一次金融危机,会如何呢?有些经济学家希望运用一些具有广泛应用价值的科学策略去监管全球经济系统,因此,这个想法对他们来说并不算牵强。

 

本周四,一批金融学专家,包括英格兰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在一个一流科学期刊发表了一篇倡议书,为建立更智能的经济学模型而向科学家们求助(Battiston S, Farmer J D, Flache A, et al. Complexity theory and financial regulation[J]. Science, 2016, 351(6275): 818-819.)。具体来说,他们希望结合复杂性理论于其中,该理论早已被各个领域用于理解网络和系统,比如物理学、计算机科学、生物学以及流行病学。他们期待这一模型能够使得监管者和中央银行家预见到新政策的效果,甚至或许预测到下一次金融危机的爆发。

 

安迪·霍尔丹(英格兰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科学》期刊倡议书合著者之一)说:说实话,经济学和金融学中的标准模型给出了过于简化的假设,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说明了,标准模型在处理紧张情形时还不够成熟。

 

复杂性理论的观点在于认同系统本身具有一套组织准则,它们在系统的演化中以一致的方式起作用。这一内在的机制已经成功指导了科学家们进行天气预测,在疾病传播中分辨出超级传播者。不论是气候系统还是生态系统,专家学者们都已经发现了在这类系统中起主导作用的普适法则。

 

我们应该越来越认识到一点,那就是简单部分之间的相互作用能够导致定性上不同于部分自身的行为多伊·法默(合著者之一,以前是物理学家,如今在桑塔菲研究所从事复杂系统的研究)说,那些简单的系统可以是大脑中的神经元,也可以是蚁丘中的蚂蚁,或者在经济金融系统中的行为主体。

 

复杂系统中的一条普遍规律便是,在大崩塌之前系统往往会发出脆弱的信号。其中气候变化就是一个例子,在此之前的几十年间,温度一直持续性地升高。或者考虑食物网的情形,一个物种的存活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另一物种的健康状况。经济系统也是如此,即使它的强健和脆弱在通常情况下并不总是特别分明。

 

法默说,2008年金融危机的突然爆发已经为经济复杂性的研究注入了新的活力。全球金融系统崩溃的那一刹那,传统的经济学模型没有一个预见了它的到来。这也使得中央银行意识到他们手里没有了任何可用的定量化工具,他说,传统模型还没有好到可以判断它们是错误的程度。

 

这一洞察直接指向了传统经济学模型的一个基本性错误——他们依赖那些仅用于估计单个理性人和一般平均人行为的数据。但是经济系统并不是一个由一般平均人构成,决策理性并且相互独立的完美系统。基于以这样的假设出发而建立的经济模型,专家们难以看到现实经济到底在如何运转。

 

他们依然持有这样的观点,那就是基于一般经济个体的假设对宏观经济系统进行建模是可行的,卡尔斯·霍姆斯(合著者之一,来自阿姆斯特丹大学的经济学家)说到,但对于复杂系统而言,事实并非如此。特别地,大多数传统模型都忽略了个体或者机构之间的相互作用。他们没有任何办法去测量诸如正反馈这类现象,即系统中一个轻微的扰动所导致的多米诺效应,从而导致系统失去控制。例如,一部分人受到惊吓能够引发大规模踩踏事件;类似地,一旦投资者陷入恐慌,并在一小部分人的投机行为影响下而变卖股份,这便会导致股票市场崩溃。

 

霍姆斯说,改进的新一代模型应该是基于主体的,也就是说,其中包含了许多类主体,而不是一个平均主体。建模人员可以给每个个体指定特殊的行为特性,并且为他们所有可能做出的决策评分。在给定的情形下,一个正确的运算规则的结果应该是指向每个人最有可能做出的决策。

 

那么,为什么一个如此有效的模型还没有建立起来呢?霍姆斯谈到,近期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从心理学和行为科学上去研究从众效应这个话题,这使得建立这样的模型变得越来越有可能。然而,该研究小组声称,他们依旧缺乏关于银行间如何共享信息和如何交互的数据。

 

丹尼斯·凯莱赫(非营利机构——市场优化公司的总裁和首席执行官),针对经济学家对他们如何提升工作质量的思考表示十分欣慰,但同时也提醒了大家过分相信建模结果也许会反受其害。丹尼斯说,虽然经济学学术界的反思和自我批判都是对这个学科有好处的,但是从另一方面说,建立过多的复杂性模型必将再一次损害其根基,因为这样的努力必将促使经济学过度数学化,并增加了科学的错觉,这个也是我们的信心得以立得住的基础。

 

 

 

BofE

安迪·霍尔丹(英格兰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在周四作为专家中的一员,发出了对建立全新的基于复杂性理论的金融模型的呼吁。

 

一旦新的模型得以建立,该研究小组声称,政策制定者便可以在把政策引入到真实生活之前尝试在模型上运行新政策。比如说,当一个国家在衡量消费税和收入税的利弊的时候,它便可以先将税收制定政策适用到模型中去,观察它们的效果如何。然而,这一模型依然会遇到与其他模型面对的一样的限制,那就是发现隐蔽在经济体中金融活动的数据。

 

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的估计表明,美国的影子银行业务(即由非联邦保险银行所提供的金融服务,包括对冲基金和在线抵押贷款)在2013年持有了9.2万亿的资产。2015年,一项来自纽约金融稳定中心的预估将资产数额降低到了4.13万亿。传统的银行系统声称,在2013年时他们拥有了19.3万亿的资产,但是却时常被外围的金融机构瓜分了。

 

市场优化公司的凯莱赫认为将复杂系统理论结合应用到经济学中是十分有前景的,但是这不应该分散金融行业专注于改变的注意力。复杂金融工具,从字面上来说,没人能够理解,那么,我们有必要证明它能够帮助我们规避潜在的风险吗?他说,并不是如此,我们需要知道的那些令整个系统更加安全,更加难以击败,弹性更大的很多办法,其实我们早就知道。

 

如果一切唯我们所愿,那么该模型最终一定能够用于预测。如果银行家们突然间发行了一系列低质量的贷款,或者股东们开始抛售所有资产,此时已经把这些贷款者和股民推向了破产的悬崖边上。实际上,曾经有一个模型已经在2008年危机发生之前的3年里,发现荷兰银行业已经开始有从均衡态滑落的趋势了。

 

我们希望你能够模拟金融系统,并且给出一个风险仪表盘,这样我们就得以看到系统性风险是如何形成的,并且还能够预测何时世界金融系统会进入到一个能够触发另一次危机这样危险的边缘。法默如是说。

 

历史上已经有很多对金融市场预测失败的例子,并且建立这样一个模型并不是那么简单且直接的。但是仍然有一些先驱者出现了,其中包括英格兰银行现在依然在使用的两个分别用于房产市场和金融市场的预测工具。霍尔丹对此很乐观,并相信其他中央银行的监管者一定会迫切地希望在他们的工作中启用新的模型。

 

天气预报者在预测能力上已经跨出了一大步,至少在一到两周的时间尺度上是可取的他说,我认为,在天气中成立的在金融经济系统中也一样成立。

 

霍姆斯说,他们预想的这一综合模型可能需要五到十年才能达到十分完善。法默估计说,我们也许需要10百万美元来开启这一项目,就像这些作者在他们的文章中所说的那样,这比起下一次金融崩溃所带来的损失来说是微不足道的。

 

 

 

原文链接:

http://www.ibtimes.com/next-financial-crisis-could-be-predicted-smarter-economic-model-experts-say-2313345

 

《科学》文章链接:

http://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51/6275/818